阅读12万 讨论41

不,我皮肤的黑色——
这不是灾难的标志。

天空被挂着
黄色的
白色的
紫色的彩衣。

不,我皮肤的黑色——
这不是灾难的标志。

天空染上黑的颜色——
我黑皮肤的颜色。

雄鹰张开了翅膀,
准备向远方飞行
蛇形的闪电,不安的鸟儿
呼唤着什么人。

天空被挂着
白色的
黄色的
黑色的彩衣

蛇形的闪电
展开全文c

04月29日 10:20  来自 微博国际版

仿佛鲜花的
花瓣
在由黑暗中
诞生的
黎明时分
枯萎

你脆弱的
翅膀
抖动
在我空漠的
海岸
沙丘上的
沙粒

在温驯的
孤独里
我等待
朝霞突然地
闪亮

—— [吉布提] 乌里雅姆·法拉赫·西亚特《分别》
(Ulian Farah Siad)
译|汪剑钊

#非洲诗歌##非洲文学##世界读书日#

04月24日 11:10  来自 微博国际版

立即登录查看更多结果。还没有账号?赶紧注册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