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8092 讨论150

#茶花i6# 公蛎回到当铺找了一圈,发现毕岸并未回来。心里烦闷,更觉燥热,拉个凳子坐到门口[白眼]树荫下,倒了茶水酌着,一边留意流云飞渡的动静。 ​

03月01日 10:12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苏媚在他身后笑道:“公子有空再来啊。不定脂[沙尘暴]粉,不谈生意,聊聊天也是好的……” ​

03月01日 10:11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[笑cry]苏媚没好气道:“胡说!定是你又调皮了捉弄小花,是不是?” ​

03月01日 10:09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汪三财看了毕岸半晌,满面愁苦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佝偻着背慢吞吞转身,留[怒]下长长一声一声叹息:“只怕卷入容易抽身难……” ​

03月01日 10:07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小花捧起那朵诡异的猩红大花,迟疑[照相机]道:“你怎么把中间的骷髅花蕊给穿透了?” ​

03月01日 10:05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小妖撅起嘴巴:“还好,应该不[猪头]要紧。真讨厌!我每次看到那个贼眉鼠眼的龙掌柜就倒霉!这个扫把星!” ​

03月01日 10:05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味停顿了片刻,似乎离开了。公蛎鼓起勇气,微微睁开眼睛。已经走到门口的鬼影似乎察觉到他醒了,猛然转身:一个白色骷髅带着一顶[good]不知是黑色还是暗红色的荷叶边帽子,黑洞洞的眼窝里流出闪亮的汁液,映的下面缺了下颌骨的牙齿一闪一闪的,朝着公蛎逼来。 ​

03月01日 10:02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周围瞬间有些安静。那些常年在码头上搬运货物的脚夫都认得这二人:胖的那个诨名胖头,矮的那个人称小矬子,是南市有[右哼哼]名的小混混,年纪不过十七八岁,整日里无所事事,吃喝嫖赌、打架骗人,又爱作弄人,虽说不上什么大奸大恶,但着实难缠,整个儿泼皮无赖,官差也拿他们没个法子。 ​

03月01日 09:51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胖头兴奋地将门推开关上,关上又推开:“这个匠人的手艺不错[haha]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” ​

03月01日 09:45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#茶花i6# 公蛎顿时泄了气,烦躁道:“明天再说!坑[拜拜]蒙拐骗,吃喝嫖赌,什么都行!” ​

03月01日 09:44  来自 微博 weibo.com

立即登录查看更多结果。还没有账号?赶紧注册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