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1704 讨论14

不,我皮肤的黑色——
这不是灾难的标志。

天空被挂着
黄色的
白色的
紫色的彩衣。

不,我皮肤的黑色——
这不是灾难的标志。

天空染上黑的颜色——
我黑皮肤的颜色。

雄鹰张开了翅膀,
准备向远方飞行
蛇形的闪电,不安的鸟儿
呼唤着什么人。

天空被挂着
白色的
黄色的
黑色的彩衣

蛇形的闪电
展开全文c

04月29日 10:20  来自 微博国际版

伊古厄多出伟人……在那个年代,他们是伟大的。如今伟大的含义变了。有头衔不再伟大,有满仓的粮食或一大堆老婆和孩子也不再伟大。如今伟大体现在白人的那些事上。我们也跟着变了。在九个村子中,我们最先把孩子送到白人的国家。自古以来,伟大就属于伊古厄多。那不是人为的。你不能像种甘薯或玉米一样 ​ 展开全文c

04月28日 09:22  来自 微博国际版

立即登录查看更多结果。还没有账号?赶紧注册微博